无常菌

头像是本体,孢子生殖=•=

【安雷】自然法则(一)

……对着手稿赶了两个小时,结果俩人才见上面。

如此绝望。

   这个星球的暑气不是特别严重,除了大陆西南一隅的沙漠外,夏日对于这里的生物来说尚且是可以忍受的。特别是北方圣雪山山脚下四季难以触及的领域——独角兽一族的故乡,精灵之森,更是不存在惧怕炎热的问题。

   说起精灵之森,这里是拥有至高科技的人类至今也鲜少涉足的地方。在人类已有记载的近百年历史中,无数探险者、为利而寻来的商人、为侵略而进入的军队都试图将这被誉为“大陆王冠上最美丽的宝石”的神秘森林的全貌揭露于世人面前,但他们中的大部分在窥见她传说中有灵魂化作光点升上天空的奇观之前就迷失在包围着她的乳白色的雾气中而死去了。

名副其实的“死亡之森”。

然而,有幸去过而又成功生还的人都对她的美赞不绝口。他们称赞她屹立了千万年的苍翠的古树,见证了人类所未记载的过往云烟;惊叹于她蕴藏在地底的深不可测的灵力,甚至能将亡者的灵魂升入天堂;羡慕那些由她孕育的奇妙的生灵——它们有着和神山上白雪一样颜色的皮毛,有着水晶和冰凌般透亮、生着螺纹的角,那是只在精灵之森中才被发现的灵兽,有着与自然万物沟通的能力。他们的称赞若是全部用纸笔记录下来,堆在一起,能比富人区的高墙还要高。

安迷修见过这里苍翠的树木,它们虬结的根深深扎进这片深棕色的冻土之中;也见过森林地下如泉水般涌动的灵力,将万千生灵的魂魄都化作温暖的光升入天堂。他深棕的发色由这片土地喂养而出,湖蓝的眸子倒映着“精灵之眼”——圣雪山冰雪融水汇聚成的湖泊的光彩。他有着雪色的皮毛,和长了十九道螺纹的、水晶般的独角。

安迷修是精灵之森最后的独角兽。

前面的雾气渐渐稀薄了,安迷修明白,他已快走到森林的边界。安迷修最后看了身后伫立在氤氲雾气中的森林,这片养育了他、庇护了他的土地似乎在发出不舍的叹息,树木轻轻摇曳着枝杈。安迷修湖蓝的眸子波动了一下,似乎是经不起这树叶摇动间带起的微风的吹拂,但他很快又平静了。

今天,他必须离开这里了。

安迷修甩了甩自己深棕色的马尾巴,当匹马挺好的,安迷修想,至少不会无缘无故被人类杀害。

十六年前,独角兽一族就已经灭亡了,只剩下被师傅救回一命的他,可他只是个血脉不纯净的亚种,并且对于自己种族的事没有任何记忆。安迷修的师傅是个致力于拯救濒危物种的人类,而且一直为人类和兽人两族的和平而努力。根据师傅的回忆,当年在几十匹被剜去独角的同族的尸体中发现了因年幼而躲过一劫的他,从此他就在这个好心的人类的帮助下成长起来。继承了师傅的理念,安迷修也希望森林里其他的同胞能认同他师傅的预言:

“总有一天,当人类与兽人联手时,这个世界将迎来和平的、无比辉煌的新时代。”

安迷修在森林边缘停下脚步,面对着养育他多年的森林,他轻声哼唱起来:

“是那璀璨的星子,

将希望为我们带来。

用炽烈的光和热,

将大地的伤口抚平。

我们对这片土地的爱,

早已渗入万千生灵。”

这是师傅教给他的人类的童谣,每当他唱起时,森林都会回应他。这次也不例外:

“拖着尾巴的流星,

送来了,异乡的客人。

我们学到的爱,

将石头变成温暖的心。”

森林的歌声一向浩大而低沉,这时听起来又带着些许忧伤。古老的树木颤动着枝叶,发出最无助的叹息。

安迷修朝他的朋友们深深鞠了一躬,他想起师傅说过的话了,“人类必须要停止这种不计后果的、侵略性的开发行为,不然终会承受来自自然的苦难。”

安迷修转身离开了。

转身的瞬间,他听到了一个来自远方的、空灵的声音,伴着浓重的忧虑的叹息说道:

“兴叹之原……序列天柱……”

安迷修惊讶地回头,只见乳白的雾气不知何时消散了,圣雪山山顶终年的积雪在阳光下反射出惨白的、刺眼的光。

那虚无缥缈的叹息,是来自神山的警告和预言。

安迷修的瞳孔收缩了一下,随机他回头改变了自己原本计划好的行进路线,转而向东南方向的兴叹之原走去。

 

兴叹之原的名字,和精灵之森一样,也是人类给的。不过人类将精灵之森比作宝石,而将兴叹之原比作大陆的胸膛——平坦、宽阔、一望无际的青草的海洋,任何想穿越这里的旅者必先感叹它的辽阔与壮美。

安迷修也很想感叹,不过不是感叹这片陆上最大草原的广阔,而是感叹这片草原的风气。

“隔了老远就看见你们在这里恃强凌弱,欺负这位可爱的小姐了,”安迷修将先前掷出挡在艾比埃米身前的双剑召回,挽了个剑花,直指对面四人,“你们这的人都这么不讲道理的吗?”

“讲道理?老大,这人上门找打的吧?”佩利活动了一下手腕,对着对面那个一看就知道是草食类的棕发青年龇了龇牙,“刚好和这两只小耗子还没玩够。”

“等等,佩利,”卡米尔调出了大赛的排行榜,“这个家伙,好像就是那匹‘黑马’。”

“黑马?”佩利挠了挠头,对着安迷修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不是个棕色的?”

“蠢狼!”帕洛斯拽住佩利一边的鬓发,“他排名比你高,别上门找打了。”

“闹够了就退下,佩利。”安迷修看见对面那个长着一条狮子尾巴的青年走上前来,“安迷修是吧。一个月前突然出现在大赛,上周就变成总榜第五,兽榜第三的家伙。”

“杀了你,我的排名应该离兽榜第一会更近一些吧。”

什么大赛,什么排名的,安迷修一概不知。他知道的是,对面那个狮子也是个不讲道理的主。

在对方话音未落时,紫色的电光便落在安迷修身旁了。

海盗的法则,先发制人才是正道!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