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菌

头像是本体,孢子生殖=•=

空桑男少主×松鼠鳜鱼(上)

老司机半夜弃车逃跑啦!

松鼠鳜鱼这么可爱,没人下手的话,窝要下手啦!

这一部分没有车,车会放在下篇……如果我写的出来的话。

全程第二人称预警。

https://shimo.im/docs/2JXAbcMfmOI3vjnr/


嗯……想到我原来写的一篇光切ABO,源赖光设定是龙胆花香的A……莫名反差(笑哭)

【光切】将其赋予R

是一个小可爱的脑洞,ABO设定,总裁光x警察切。
最后被我这个满脑子废料的家伙写成了R18
切切的设定是从小跟在源赖光身边的护卫(贴身保镖一类的)对外就说是警察(保护安全什么的)
题目是因为起名废,大概可以理解成将这意义赋予,或者是将这份爱赋予,这样的。
石磨图链(链接很丑见谅)
https://shimo.im/docs/D1G3VQt4LXoMgUA6/

【嘉瑞】【all瑞】飞鸟01上

含有R情节但只有一点点。
all瑞前提下的嘉瑞,嘉瑞双箭头向。
ABO设定,格瑞是易感型Beta
私设格瑞的父母未亡,但由于一场车祸成了植物人。
再加一点私设:易感型Beta,能够辨别AO的信息素但是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每年有一段长达一月的发*情*期,发*情*期期间只是身体更加敏*感,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异常。
Beta多好啊要什么AO,AB绝对够吃(痴汉脸)
只是上半部分,下半部分估计猴年马月(被打)
一个没有嘉但是是嘉瑞的故事,嘉在下半部分出现
祝食用愉快
还有不被吞
链接走评( ´・◡・`)

【光切】极短的小段子

看飞鸟集时灵光一现。

源赖光:鬼切,你最喜欢你刀身的那个部位?
鬼切:回大人,最喜欢刀柄。
源赖光:哦?为什么?你是源家的重器,生来就是降服妖魔的,本应最喜爱自己的刀锋才是。
鬼切:可到底是个物件,只有当主人握住刀柄之时,才能发挥真正的作用。

没有刀柄的刀,最终只能是伤人伤己的废物。
我的刀刃和刀柄,都是保护您不受伤害的屏障。

*89
刀鞘保护刀的锋利,它自己则满足于它的迟钝。

【嘉瑞】一个脑洞

凹凸市第一中学异能分校


学院pa+异能+ABO设定


天天只有脑洞没有正文……看来我多半是废了


私设如山


设定是六种性别还是那六种性别,不过AO都会再细致的划分等级,分为S到E。B不分级,但有敏感型和非敏感型之分。敏感型的Beta能够和AO一样识别信息素,并且有着极不频繁的发情期。


学院为了保密设在某个深山老林里,每年主校的学生会过来游玩以打消外界疑虑。


所有进入异能分校的学生都是异能者,和一种名为兽的普通人看不到的怪物战斗。低级的兽会吸食人气,引起人体不适症状,高级的兽会吞食人类,造成恐慌。更高级的兽甚至能够引发强大的自然灾害。学生们可以通过杀死兽来积攒学分,攒够了就能毕业。


设定嘉德罗斯是圣空集团,也就是异能分校的校董之一,所创造的人造人。综合评价是A+,能够一人制服可以引发轻微自然灾害的兽。因为实力相当所以一直喜欢找格瑞约架。得知格瑞是个Beta之后产生了追求格瑞的想法,而且也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了。时间久了格瑞就觉得嘉德罗斯这人还不错,遇见嘉德罗斯之前格瑞一直想分化成个A,遇见嘉德罗斯之后格瑞一直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分化成个O,然后俩人就在一起了。


不过因为嘉德罗斯对于圣空的重要性圣空不能接受嘉德罗斯找一个不适合作为母体的Beta作为伴侣,所以嘉德罗斯他爹给他找了个A级的Omega打算让他俩结婚,并且要求丹尼尔事先警告格瑞,格瑞知道后并不打算放手,所以把这件事告诉了嘉德罗斯。于是嘉德罗斯带着格瑞回家,嘉德罗斯他爹看着这俩不好拆,就暂时同意了。不过加了个条件,就是嘉瑞两人必须在一年之内杀死一头六级的兽(能引发强烈自然灾害的兽),才能同意他们的婚事。而正巧学校检测到一头六级的兽的活动迹象,并预测了这只兽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苏醒带来灾害。


不过中间嘉瑞出了点事故,因为格瑞是Beta,所以嘉德罗斯一直没有注意过Beta的生育问题,所以俩人擦枪走火的次数多了,格瑞在距离六级苏醒还有六个月的时候怀孕了。


Beta的孕期比较短,但是六个月的时间不够格瑞顺利恢复到巅峰状态,所以嘉德罗斯打算不让格瑞参与这次的任务,打算另想办法。但是格瑞认为这次任务太危险,万一嘉德罗斯出了事,他怀上的孩子将变成遗孤,所以坚持要同行。


这时异能分校迎来了一年一度的被参观时间,在主校学生参观的时候,三只三级在山中引发了地震,嘉德罗斯几位学院的高端战力被误导离开学校,格瑞由于有身孕被迫留在学校。这时两个四级的兽袭击了学校,因为四级拥有的智力比较高,设计声东击西。格瑞带着剩下的学生拼死抵抗,坚持到嘉德罗斯他们归来。暴怒之下嘉德罗斯很快杀死了两只四级,但是格瑞先前受伤,加上Beta并不适合孕育的体质就大出血了。嘉德罗斯带着格瑞来到山下的医院,格瑞被迫早产了,但幸好没有什么大碍。


然后就是大家一起打败六级然后HE啦。


其实我就是想开车……真的,Beta的身体,想想就很棒啊。没有信息素可以抚慰自己的Alpha,Beta只能硬撑着做完吧……而且Beta几乎没有什么欲望,但是Alpha需求很多的……


想想瑞被嘉按着,被迫打开自己的生殖腔,然后被嘉强迫着一边难受一遍又很爽的样子……


好吧其实我还是只是想开车。


【嘉瑞】【安雷】与丹尼尔的对话

十分沙雕的小段子。
学院pa+ABO+异能设定。
格瑞到底意会到了什么……也请自行意会吧(被打)
丹尼尔与嘉瑞的对话:


嘉德罗斯为A+级Alpha,格瑞是Beta的设定。


其实Beta也很棒的(猥琐的笑容)


丹尼尔与格瑞的对话:


丹:格瑞,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学校支持学生之间互相结合形成伴侣,但是AO的结合优先。而嘉德罗斯的评级是A+,整个学校里没有比他评级更高的Alpha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瑞(疑惑状):为什么对我说这些?


丹(扶额):嘉德罗斯每天对你表白,你一直没拒绝,要不是他喜欢你,要么是你喜欢他。你比他理智,所以我先找你谈话。


瑞:……


瑞:很明显吗?


丹:什么?


瑞(犹豫状):我喜欢他这件事。


丹:……


丹:没事了,话已经带到了,该怎么处理我想你自己清楚。你可以先走了。


丹尼尔内心:为什么这种棒打鸳鸯的事要让我来?


丹尼尔与嘉德罗斯的对话:


丹: 嘉德罗斯,过两天你家里人来接你,我已经给你准过假了。


嘉(不耐烦状):老头子又有什么事?


丹:嘉德罗斯,学校支持学生自由结合,但你要知道你的身份,圣空是不会允许你和Beta结合的。


嘉:没事,我回去一趟,这样他们就会同意我和格瑞的事了。


半年以后


丹尼尔与嘉德罗斯的对话:


丹:嘉德罗斯,我说你,违反校规校纪也稍微有个限度吧!


嘉:怎么?


丹:……格瑞怀孕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就算是Beta,你俩也有点限度吧。


嘉:什么限度?


丹:……没事你出去吧,让格瑞进来。


丹尼尔与格瑞的对话:


丹:作为Beta,我想我应该没什么希望能劝动你去流产对吧。


瑞(手不自觉放在小腹,眼神坚定):嗯。


丹: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作为Beta,这种事情应该挺痛苦的吧……我从安迷修那听说你最近精神都不太好?


瑞(看着窗外嘉德罗斯的金发):没什么大碍。


丹:我还听说你俩……


瑞(意识到丹尼尔要说什么,耳尖微红):没事。


丹:???(我还什么都没说呢)行了没事你走吧。

丹尼尔与安雷的对话:


丹尼尔与安迷修的对话:


丹:安迷修,我知道你和雷狮是AO伴侣,但是为什么你俩在一起一年了你才完成标记?


安:在下,在下害怕最后一步会……怀孕不是违反校纪吗。


丹:你可真是个体贴老师的好学生。


丹尼尔与雷狮的对话:


雷:叫我干嘛,像安迷修这样的好学生,一来除了帮我度过发情期从不主动,二来他每次保险措施都做到位,保证绝对不让我在校怀孕,还有什么问题吗?


丹:……其实我本来想说说你组建小团体的问题的。


【安雷】自然法则(一)

……对着手稿赶了两个小时,结果俩人才见上面。

如此绝望。

   这个星球的暑气不是特别严重,除了大陆西南一隅的沙漠外,夏日对于这里的生物来说尚且是可以忍受的。特别是北方圣雪山山脚下四季难以触及的领域——独角兽一族的故乡,精灵之森,更是不存在惧怕炎热的问题。

   说起精灵之森,这里是拥有至高科技的人类至今也鲜少涉足的地方。在人类已有记载的近百年历史中,无数探险者、为利而寻来的商人、为侵略而进入的军队都试图将这被誉为“大陆王冠上最美丽的宝石”的神秘森林的全貌揭露于世人面前,但他们中的大部分在窥见她传说中有灵魂化作光点升上天空的奇观之前就迷失在包围着她的乳白色的雾气中而死去了。

名副其实的“死亡之森”。

然而,有幸去过而又成功生还的人都对她的美赞不绝口。他们称赞她屹立了千万年的苍翠的古树,见证了人类所未记载的过往云烟;惊叹于她蕴藏在地底的深不可测的灵力,甚至能将亡者的灵魂升入天堂;羡慕那些由她孕育的奇妙的生灵——它们有着和神山上白雪一样颜色的皮毛,有着水晶和冰凌般透亮、生着螺纹的角,那是只在精灵之森中才被发现的灵兽,有着与自然万物沟通的能力。他们的称赞若是全部用纸笔记录下来,堆在一起,能比富人区的高墙还要高。

安迷修见过这里苍翠的树木,它们虬结的根深深扎进这片深棕色的冻土之中;也见过森林地下如泉水般涌动的灵力,将万千生灵的魂魄都化作温暖的光升入天堂。他深棕的发色由这片土地喂养而出,湖蓝的眸子倒映着“精灵之眼”——圣雪山冰雪融水汇聚成的湖泊的光彩。他有着雪色的皮毛,和长了十九道螺纹的、水晶般的独角。

安迷修是精灵之森最后的独角兽。

前面的雾气渐渐稀薄了,安迷修明白,他已快走到森林的边界。安迷修最后看了身后伫立在氤氲雾气中的森林,这片养育了他、庇护了他的土地似乎在发出不舍的叹息,树木轻轻摇曳着枝杈。安迷修湖蓝的眸子波动了一下,似乎是经不起这树叶摇动间带起的微风的吹拂,但他很快又平静了。

今天,他必须离开这里了。

安迷修甩了甩自己深棕色的马尾巴,当匹马挺好的,安迷修想,至少不会无缘无故被人类杀害。

十六年前,独角兽一族就已经灭亡了,只剩下被师傅救回一命的他,可他只是个血脉不纯净的亚种,并且对于自己种族的事没有任何记忆。安迷修的师傅是个致力于拯救濒危物种的人类,而且一直为人类和兽人两族的和平而努力。根据师傅的回忆,当年在几十匹被剜去独角的同族的尸体中发现了因年幼而躲过一劫的他,从此他就在这个好心的人类的帮助下成长起来。继承了师傅的理念,安迷修也希望森林里其他的同胞能认同他师傅的预言:

“总有一天,当人类与兽人联手时,这个世界将迎来和平的、无比辉煌的新时代。”

安迷修在森林边缘停下脚步,面对着养育他多年的森林,他轻声哼唱起来:

“是那璀璨的星子,

将希望为我们带来。

用炽烈的光和热,

将大地的伤口抚平。

我们对这片土地的爱,

早已渗入万千生灵。”

这是师傅教给他的人类的童谣,每当他唱起时,森林都会回应他。这次也不例外:

“拖着尾巴的流星,

送来了,异乡的客人。

我们学到的爱,

将石头变成温暖的心。”

森林的歌声一向浩大而低沉,这时听起来又带着些许忧伤。古老的树木颤动着枝叶,发出最无助的叹息。

安迷修朝他的朋友们深深鞠了一躬,他想起师傅说过的话了,“人类必须要停止这种不计后果的、侵略性的开发行为,不然终会承受来自自然的苦难。”

安迷修转身离开了。

转身的瞬间,他听到了一个来自远方的、空灵的声音,伴着浓重的忧虑的叹息说道:

“兴叹之原……序列天柱……”

安迷修惊讶地回头,只见乳白的雾气不知何时消散了,圣雪山山顶终年的积雪在阳光下反射出惨白的、刺眼的光。

那虚无缥缈的叹息,是来自神山的警告和预言。

安迷修的瞳孔收缩了一下,随机他回头改变了自己原本计划好的行进路线,转而向东南方向的兴叹之原走去。

 

兴叹之原的名字,和精灵之森一样,也是人类给的。不过人类将精灵之森比作宝石,而将兴叹之原比作大陆的胸膛——平坦、宽阔、一望无际的青草的海洋,任何想穿越这里的旅者必先感叹它的辽阔与壮美。

安迷修也很想感叹,不过不是感叹这片陆上最大草原的广阔,而是感叹这片草原的风气。

“隔了老远就看见你们在这里恃强凌弱,欺负这位可爱的小姐了,”安迷修将先前掷出挡在艾比埃米身前的双剑召回,挽了个剑花,直指对面四人,“你们这的人都这么不讲道理的吗?”

“讲道理?老大,这人上门找打的吧?”佩利活动了一下手腕,对着对面那个一看就知道是草食类的棕发青年龇了龇牙,“刚好和这两只小耗子还没玩够。”

“等等,佩利,”卡米尔调出了大赛的排行榜,“这个家伙,好像就是那匹‘黑马’。”

“黑马?”佩利挠了挠头,对着安迷修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不是个棕色的?”

“蠢狼!”帕洛斯拽住佩利一边的鬓发,“他排名比你高,别上门找打了。”

“闹够了就退下,佩利。”安迷修看见对面那个长着一条狮子尾巴的青年走上前来,“安迷修是吧。一个月前突然出现在大赛,上周就变成总榜第五,兽榜第三的家伙。”

“杀了你,我的排名应该离兽榜第一会更近一些吧。”

什么大赛,什么排名的,安迷修一概不知。他知道的是,对面那个狮子也是个不讲道理的主。

在对方话音未落时,紫色的电光便落在安迷修身旁了。

海盗的法则,先发制人才是正道!


【嘉瑞】胜者为王 设定

正文后天(?)设定先行。不是特别重要,可以忽略。

凹凸大陆上,人类和兽人共存,而异能者凌驾于整个食物链的顶端。

主cp嘉瑞,副cp雷祖

世界设定:

   人类:没有像兽人一样强大的体魄,但是天生便具有超强的智慧和学习的能力。擅长使用道具,在危难时刻总是团结一致共度难关,也会牺牲自我延续种族,有着一套兽人所不能理解的处世观念。对于爱和亲情的理解似乎比兽人更敏感。人类历史上曾有过被兽人奴役和差点被兽人灭族的经历,而人类学会运用机械和强大的繁殖能力之后也曾奴役过兽人,也是因此两族之间的纷争从未停止过。人类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贵族和贫民被高墙隔开。贵族生活在高墙以内,受军(和谐)队保护。贫民生活在墙外,受到墙内贵族的压迫和墙外兽人的欺压,成为了混乱的黑色地带。但总得来说,人类是统一的。人类将其信仰称之为神,神生活在高墙内部的中心,由七神使守护。虽说信封着神,但神从未在人前出现过,似乎只是一个传说。

    兽人:拥有强大的血脉和力量,同时拥有人和兽两种形态,但只有进入成熟期的兽人才能完全自如的在两种形态之间转化。血脉越强大的兽人力量会更加强大,这是全方面的增强,不管是武力还是智慧的成长都会比血脉等级更差的强上许多。血脉的纯度也对兽人的实力有影响,纯度越高兽人也就越强大。兽人的成长并不是简单的年龄增长,兽人实力的成长分为几个时期:幼年期,成长期,成熟期,完全期。血脉对于实力成长的影响很大,如果血脉足够强大即使是新生的兽人也可能拥有成长期或是成熟期的力量。同样血脉对于化形的影响也是一样,有的兽人生下来就是人形(但不稳定),也有血脉差的兽人一辈子都无法到达成熟期并化为人形。兽人生活的区域称为兽域,分为范围较大的外域和生活着几大兽人强族的内域,兽人的城市也大多分布在内域。几大兽人种族相互制约,并无统一者,但几大种族会在对抗外族时结成联盟。兽人将最强者称为王,但是王的位置已经空了多年。

    兽:不能幻化成人,只拥有野兽形态的种族。没有心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名为“核”的结晶。核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能够帮助兽人晋级,也被人类当做能源使用。

    异能者:理论上异能者的出现在人类和兽人中的概率相同,但由于人类的繁殖能力和基数是兽人的将近十倍所以相对来说人类的异能者比兽人更多。异能者们除了保留有原种族的长处,还有着特殊的能力。这些能力因人而异,目前来说还没有发现能力相同的异能者。
人物设定:嘉德罗斯:人类圣空集团的禁忌产物,嘉德罗斯身上流淌着人类和兽人的血,血脉来源很多,包括已经灭绝的几个兽人种族。圣空的科学家为了保证血脉的质量牺牲了很多兽人的王族,不过也是因此嘉德罗斯失去了兽的形态。同时这些科学家在他的骨骼外部包裹了稀有金属,并用同样的金属制造了嘉德罗斯的第二大脑——伴生智脑,伴生智脑附着在嘉德罗斯的脊椎,并被极为坚硬的物质包裹。为了检测嘉德罗斯的性能,圣空将他投入了人类的某个计划之中,并派遣至兽域。

    格瑞:原形雪豹,小时候族群受到人类迫害而被灭族,幼年还未化形的格瑞勉强逃生后被贫民窟的金秋姐弟捡到,在金和秋的照顾下很快化形,被姐弟俩发现是兽人之后得到了更加细心的照料,也因此改变了格瑞对人类的认知。三年前秋失踪后,格瑞决定参加三年后的人类发起的某个比赛,以帮金找到姐姐,也是为了找到害死自己族人的凶手。

内容预览:

“可悲啊……”

   嘉德罗斯又一次听到了格瑞的声音,他看着格瑞已经失焦的双眼,这次他确定格瑞并非是在看他,那双鸢尾色的眼中已经映不出任何事物的倒影。可那种被注视的感觉又如此真切,被那似是怜悯又似是悲伤的眼神注视……好在这目光的终点并不是他——嘉德罗斯不明白格瑞最后这句话是对谁说的,是对嘉德罗斯,是对格瑞,还是对那个已经灭亡了的种族?

    对于这些嘉德罗斯无从得知,因为格瑞的话语真切的告诉他,也许他能杀死对方,只要他现在不松手就够了,但他永远无法从精神上征服这个人。嘉德罗斯脱力般松开了手。